极速体育在线

主页
极速体育在线

10万外教被困在海外……

更新时间:2020-09-16 08:24:06

这可能是史上最难的开学季。学校难,外籍教师也难。有外教被困在斯里兰卡7个月,还有外教登机前做了8次核酸检测。

文/编 | Coral

由疫情引发的“余震”还在持续。

对于依赖外籍教师的国际学校而言,这场“余震”的力量尤甚。

眼看,各个学校纷纷复课,但是还有大量外教仍旧被困在国外。有的苦于拿不到签证,在异国进退两难,有的甚至被困在东南亚国家长达6、7个月,而这导致的后果是,学校因为外籍教师的无法及时到岗,一边面临着授课压力的倍增,一边需要及时抚慰对此感到抱怨的家长。

更有极端的状况是,有原本今年计划开学的学校,囿于外教滞留海外,整所学校干脆放弃了开学计划

而这一切的开端可以回溯到今年3月28日。

彼时,由于海外疫情的爆发,外交部与移民管理局关于“暂停外国人持目前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”政策的发布,犹如投置于湖面的重磅炸弹,一夜间,焦虑与不安,纠缠于各个国际学校。

“当时正值春节放假,很多外教都恰好出国旅行或者探亲”,一位知情人告诉我们,“虽然很多学校反应迅速,想到了在国内招聘外教来弥补缺口,但好的外教一直是‘僧多粥少’,疫情之下更是如此,所以当时就期盼着疫情赶快好起来,赴华签证能够早日开放。”

焦灼似乎随着暑假的结束,得到了缓解。

今年8月10日,中国对包括英国、法国等在内36个欧洲国家恢复了工作类赴华签证的办理,此外,国际航线也在逐渐恢复。

就在大家都觉得事情朝着向好的方向发展时,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连接不断的突发状况裹挟着繁复的流程,让人倍感压力。

据顶思了解,外籍教师回国,必须首先获得新雇主的邀请函(PU Letter),外籍教师需要拿着PU Letter在当地所属国申请新的签证(此前的签证全部失效)。

但获得PU Letter并不是一件易事。

在很多社区里,关于PU Letter的如何获取和办理,大家显示得茫然无措。

“我们时刻关注着上面的政策,一步步按照相关指示来,最难的地方是,刚开始的时候,几乎没有经验可以参考,大家都在摸着石子过河。”

各个省有着不同的政策,因此一个地方的成功案例,并不能被其它区域所借鉴。

拿北京来举例,PU Letter从申请到获批,周期往往需要20到25天,甚至更久。

在顶思收到的一份“境外外教回京流程简要概述”里,我们看到整个过程繁琐,从线上申请到线下窗口盖章,每个环节需要相关部门层层审批,而当中最让人感到力不从心的是,并不是所有递交上去的名单都会被即刻受理。

那些未被受理的名单,需要学校根据市外办的要求,重新提交相关资料,再次递交区教委,整个流程得重新走一遍。

但拿到PU Letter还仅仅只是第一步。

不被受理的签证、不断被搁浅的航班、反复失效的核酸检测,每一个环节稍有差池,意味着更为煎熬及漫长的等待。

有人在登机前做了七八次核算检测

国家外专局2017年的数据显示,约有40万外国人在我国从事教育行业相关工作。据某国际学校HR介绍,这场疫情将接近一半的外教困在国外。

Mike(化名)是这庞大数据中的一员。

Mike是美国人,他在北京某知名国际学校任教。春节前夕,他和众多外籍教师一样,离开北京踏上了旅程,目的地是斯里兰卡。

然而,没想到这场疫情的爆发,让他在斯里兰卡足足困了7个月。

7个月后,他始终没有等来新的中国签证,斯里兰卡的签证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到期,无奈之下,犹如“流放者”一样,他只能飞回美国,在美国继续等待返华签证。

Mike并不是个案。

Eric至今还被困于巴厘岛。他在当地国的签证在9月下旬到期,如果等不到返华签证,他也面临着被迫离境的风险。

"最大的困难不在于流程有多么复杂,作为学校,只要能确保外教安全回国就行,我们什么都愿意做,而且在这个过程里,外教们也几乎是无条件配合”,一位国际学校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“但是就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,有些地方当地使馆可能受疫情影响办事效率让人担忧,有些使馆甚至干脆关门,电话也打不通,联系不到人。还有些好不容易办好了签证,买好了机票,最后航班宣布取消。”

当然,也有幸运者成功搭上了返华航班,但回国的路程同样不易。

身处巴基斯坦的Ellison从办签证到登上飞机,前前后后做了七八次核酸检测。

原因是有些地方规定办理签证前做一次核酸检测,但有效期往往只有3到5天,登飞机前还要再做一次,这个结果同样有时间限制,一旦超过时间限制,核酸需要重新做,转机的过程里又要做...

过程反复来回拉扯,消耗的不仅是时间和金钱的成本,还有等待结果时的提心吊胆和心理压力。

学校抱团取暖、互通有无

“只要外教能回国,我们真的是感恩戴德”,一位国际学校HR告诉我们,“有些家长看到其他学校的有些外教回来了,他们就会过来问,你们学校的外教为什么不能回来。这就需要我们去跟家长们沟通和解释。”

事实情况是,有稍为幸运的学校,外教人手足以维系秋季教学和授课,还有些在疫情期间通过国内招聘的方式,及时弥补了外教缺口,但还有部分坚守“宁缺毋滥”原则的学校,对外教质量有着高标准和高要求。

“我们不能因为缺外教,就什么外教都拿来用。我们要为学生和家长负责。”

外教返华背后所承载的代价,往往不被外界所关注。但事实上,一个外教从海外返华,到出现在课堂的那一刻,背后承载着的是,众多工作人员长达数月的殚精竭虑和种种付出。

有些付出是看得到的,譬如机票的水涨船高,譬如外教返华后,在酒店隔离的全部费用。拿机票来举例,平日里从东南亚国家飞往北京往往只需3000人民币左右,但这段时间,机票可以卖到24,000—26,000人民币,更别提欧美国家。

对学校来说,这些费用加起来并不是一笔小的支出。

有些付出是看不到的。

外教落地国内后,学校充当起大家长的角色。抵达隔离酒店后的相关注意事宜,入境保险的办理,提供一对一的中文翻译,每日监测体温并向相关部门汇报......学校处理的事情事无巨细。这当中,有些学校甚至给外教准备了专门的指导手册。

“我们要让他们感受到,我回到国内了,有人管我了,有人照顾我,有人惦记着我,他们心里感觉会很好。”

与此同时,跟随着机票一起上涨的,还有外教的薪资。

同样据国家外专局2017年的数据统计,我国对外教的需求在60万左右,而且随着中国家庭对国际教育需求的持续升温,这一缺口还在继续扩大。受今年疫情影响,当众多外教被困于海外时,人才供需关系更为不平衡。一个外教往往手握好几份offer,而那些有着资深经验的外教更是成了抢手的香饽饽。

“我们的初衷是,希望能够得到家长们的理解,为了让外教们回国,或者招聘到高质量的外教,我们都在做努力。”

让人欣慰的是,共同的难题和痛点,将各个国际学校的相关工作人员连接在了一起。

大家颇有默契地搭建了互助群,在群里,大家纷纷分享着成功的案例,也分享着外教回国的喜悦。

疫情下,没有人是孤岛,教育行业尤是如此。

结语

这场疫情,发生了很多让人揪心的事情,倒闭的线下语培机构、关闭的美国大学校园,众多生存维艰的教育企业......但疫情并没有阻挡人们对优质教育的追求。

作为国际教育从业者,无论坚守在哪一个岗位,无论遇到什么困扰和难题,我们要学会互帮互助。越是艰难时刻,越要学会抱团取暖。

国内等待学校外国人状况

热门文章